林菀

这儿林菀,挺高兴认识你。
做我开心之事,无关风月,只关自己。

来发炸裂的恋爱吧

*我是南栀,嗯,我又开始作死发文了。
*坑品还是值得信赖的。
*预计中短篇吧,不会太长。
*主CP刘卢,副CP大概不定随机抽取。
*原著向
*借用刘卢pk梗,私设他们私底关系不错
*ooc大全,慎入
*大量私设
*小学生文笔
*放心这就是一篇无脑文,观看时可以不带脑子。*废话说完了开始吧。
“愿你我老去后,有个嘴角上扬的青春。”                                        --摘自搜狗立知
01
    第十一赛季夏休期。
    刘小别最近挺苦恼的,原因无二,还不是因为他家那个小孩子。虽说他家这个称呼有些扯,不过刘小别早就把卢翰文内定成自家孩子了,这个称呼貌似也没有什么不对。
    哦,不我们扯远了,让我们把视角切入现在刘小别和卢翰文同学的聊天记录。
    自家傻孩子:小别小别前辈我问你点事呗。
    飞刀剑:嗯,你说。
    自家傻孩子:就是那个前辈,我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刘小别看到这里有些淡淡的心塞,自家傻孩子居然有喜欢的人了,自己竟然不知道,所以说他是该愧疚没有好好关注自家孩子还是该愤怒自己家小鬼早恋了,要被不知道是哪头的猪拱了呢?不过他没有对这个问题持续太久的疑惑,原因无二,那就是自家小鬼又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
    自家傻孩子:他这个人吧,也说不出有什么好的,但我就是特别喜欢他,喜欢他的样子喜欢他的笑靥喜欢他的一举一动,每当我看见他就感觉有了一股动力,他是我的白月光是我的红玫瑰,永远都不会腻的那种,所以说小别前辈我该怎么办啊?
    刘小别看到了这条信息心更塞了,不过他马上注意到了另一个问题。
    飞刀剑:他?小鬼你没事吧?你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刘小别很震惊,刘小别很惊悚,刘小别表示他的三观需要重新正一下。
    自家小鬼居然喜欢男的?而且还是那种仿佛动了真心的喜欢。看看这描写,应该是小鬼用上了他的全部语文功底吧。刘小别在震惊的时候心里仿佛生了另一种滋味,有点酸有点疼,不过直男思维的刘小别同志很愉快的忽略了这种感受,因为他现在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阻止小鬼里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飞刀剑:小鬼啊,你是认真的吗?
    自家傻孩子:当然了啊,我是真的喜欢啊。
    刘小别看到这里酸的滋味更加浓重了,小鬼这居然都认真了,看来这次必须得好好劝劝他啊,不然一旦曝光顺利还好,如果人家一旦拒绝那小鬼就改不好做了,这世界上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纯洁。哎,真是,小鬼怎么年纪轻轻不学好呢。
    自家傻孩子:前辈前辈你还在吗?我想和你再聊聊这件事。
    刘小别看到这里心里又有点暴躁了,这小鬼真是好的不学偏学坏的,还好死不死养成了执着的毛病,你说这事怎么办,自己这是摊上了什么烂摊子。
    飞刀剑:小鬼我还有点事,先下了,有空再和你聊。
    自家傻孩子:好的小别前辈,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空再聊。
    刘小别看着这条本应该算礼貌的信息却头疼至极,你说这小鬼啊,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刘小别盯着那条信息足足盯了一分钟左右,长叹一口气点开另一个聊天窗口,而本窗口的主人就是他们微草唯一的一个女生—柳菲。
    飞刀剑:柳菲在吗?有事找你。
    叶下红:敢问壮士找小女子何事?让小女子看看小女子何处能帮上壮士。
    飞刀剑:……柳菲别闹。
    飞刀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家里孩子早恋了怎么劝。
    叶下红:啧啧啧,孩子早恋啊,这孩子不会指的是卢翰文小同学吧。
    飞刀剑:没错,你知道怎么劝吗?
    叶下红:卢翰文喜欢谁呀?看你这样子跟马上要嫁女儿的老父亲似的。
    飞刀剑:不知道啊,正因为这个才担心。
    叶下红:都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啊,让他们顺其自然呗,你这么闲的样子如果被王队看到了,指不定怎么给你加训呢。
    飞刀剑:唉算了不说了不说了,我还是帮工会抢回儿boss吧,反正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叶下红:这样就对了,我一会儿还有点事不聊了。放心这事儿我不会出去讲的。
    飞刀剑:那还真谢谢你了,拜拜。
    叶下红:啊战友再见吧.JPG
    和柳菲聊完,刘小别不但没宽心反而更闹心了,他又盯了会儿qq,确定是真没什么消息了,下了qq拿出张剑客账号卡准备帮工会抢boss,中途看见一个蓝溪阁剑客,就把他当卢翰文那个小鬼了,将他狠狠在地上摩擦。
    现在有个表情包很适合刘小别:
    吾儿叛伤透吾心.JPG
TBC
其实刘小别同学啊,你没有发现你这是在吃醋吗?
无良作者小剧场:
一.关于卢翰文同学qq的事
    其实事实上是这样的,
    卢翰文本来要发的是“就是那个前辈,我有喜欢的了怎么办?”
    但是输入法四舍五入变成了“就是那个前辈,我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没错这都是输入法的锅。
    至于后来那一条信息嘛,
    那都是卢翰文表弟来了看到上厕所的翰文同志和在桌上没锁显示着聊天记录的手机,
    之后你们就都懂了。
    至于为什么卢翰文没有发觉呢,
    难道你不知道qq消息除了撤回还有删除这项功能吗?
    所以说啊刘小别同志,
    即使你这个是吃醋那也只能是白吃了。
    至于卢翰文喜欢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是刘小别耳机里的相声罢了。
    什么你问我卢翰文怎么知道的,
    那你就去问刘小别卢翰文吧。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只是一株来自大山深处的王不留行罢了。
    瑟瑟发抖.JPG
    本场最佳MVP:卢瀚文那个不知名的表弟。
    对此卢表弟还乐呵呵的,
    表哥我帮了你个大忙你要感谢我啊。

评论(1)

热度(6)